当前位置: 首页> 律师文集> 债务知识
律师文集
文章显示

拆借温州民间借贷月均数亿

发布时间:2018年5月5日 昆明民间借贷纠纷律师  
  3月25日,两年没回乡的法国华侨章显云浏览多份温州报纸,发现各类机构发布的资金供求信息,一个版竟聚集了十几条。这恍然让他回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温州小商品市场的萌芽时期。只是,两者是显性和隐性之别。
  人民币升值预期增强以及狩猎山西、海南的游资回流,今春,温州资金市场生命力再度迸发生命力强,却略显杂草丛生。
  境内回笼与境外集聚
  “外资为什么不找我们银行(合作委托贷款),却找民间的中介机构?”
  近期,当两笔总额为3000多万美元的台商资本在温州寻求借贷中介的消息在圈子里传开后,外界大致认可,这些外资涌进是在赌人民币升值。但为什么选择中介机构,当地一城商行信贷负责人高先生百思不得其解。
  当地创投手中的资金开始变得充裕起来。
  “主动找上门接洽的外来资金越来越多。”上海首华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林阿信感叹,他称,在此背景下,近几年公司募资的落点正向温州倾斜。
  从2006年进入vc行业以来,林阿信对全国的各个区域的资金市场相对敏感。“温州已经成了一个民间资金市场,而且是自发性的。”3月21日,在上海市一个资本投资论坛上,林阿信面对着300多名富豪老乡,铆足劲般地喊出了自己的市场体验:“所有自发性的市场,生命力都超强。”
  从山西炒煤矿投资热潮,到海南楼市癫狂,这些不断有热钱出入的投资领域,总不乏温商资本。温州当地金融系统监管机构测算的统计数据显示,2004年至今,温州民间资本已经从3000亿增加到了8000亿——相当于5年间扩大了三倍左右。
  “市场经济不断深化,民营资本的优势就会越突出。”温州经济学会会长马津龙称,“如果改革不多给民间资金以更多的投资条件,温州上万亿的民间资金只能在投资领域中进出。”
  对于这种不断累积的资金容量,监管部门正在国家政策范围内不断地放出金融机构 “编制”,但仍显得有些“忙不过来”。
  “村镇银行、小额贷款公司,主要意图是在收编民间资金,拨正乱象。”温州银监局相关官员说。
  以小额贷款公司为例,来自温州市金融办的数据显示,其平均年贷款利率为16.77%,是商业银行基准利率的三至四倍。

  但有急迫融资需求的中小企业仍然趋之若鹜。从去年10月当地出现第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到今年1月底,温州市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累计发放额为14.46亿元。
  扩容虽然急速,但资金价格相对趋于稳定。其间唯一的逆转发生在金融危机发生前后。当时,国家银根紧缩,民间资金价格飙升到接近历史高位。此后,系列政策刺激与天量信贷供给,都未能大幅度影响当地民间利率。
  “民间借贷对于我们而言,比银行资金更具稳定性。”温州制造领域一家产值总额达到4亿多元的外向型企业主说。
  目前,在这名企业家的家族企业的融资中,民间资金占了六成。这部分资金价格较银行资金高出三倍左右。
  潜伏乱象在温州,亲情与友情借贷正逐日升级。
  随着区域内的资金容量增强,这一市场开始向各方辐射。温州不仅是域内外企业融资的集结地,还成为正规金融机构募资的重要区域,且参与借贷的资金发生额不断扩大。
  温州人行从400个监控点获得的数据统计,民间借贷的发生额出现回升的态势,比较明显的逆转点同样发生在2009年3月。
  据温州人行统计,2009年3月民间借贷发生额为13869万元,比1、2月分别增加了2612万元和1524万元。而目前,个人民间借贷最高单笔金额已高达1000万元,借贷平均金额比去年同期增加10万元。“至目前,月度资金发生额近3亿元。”温州金融监管机构相关人士估算。
  隐匿在月均数亿民间借贷资金背后的,是民间资金集结主体的“更新换代”。
  之前,被指为“类钱庄”形式存在的投资咨询类的公司和担保机构,一部分进行整合进入规范经营外,另有部分开始向创投行业转身。
  时至今日,浙江成立了大小超过300家的创投机构。单单温州,就起码有1500亿民间资本潜伏其中。这个区域内的资金需求者,不仅是成千上万出外经商的温州商人,官方机构也将这里做为重要的募集点。
  建行有过尝试。
  去年10月,建行温州分行与建银国际联手,在短短的4天内,销售建银医疗基金“乾元一号”医疗保健行业股权投资理财产品共5481万元,全部售罄,其中单笔最大认购金额达1400万元。建行内部人士透露,此现象属温州独有。

  “这个资金市场形成了,但还不算资本市场。”上述创投人士林阿信认为,两者还存在很大的距离,“这如同70年代的华尔街,草根金融以原生态存在着”。
  浙江这些民间创投公司的业务中,一条“暗线”就是从事资金短线拆借。曾以投资咨询公司从事民间借贷的侯先生透露了这条操作方式。
  “创投”往往会成一种幌子,在寻找项目的过程中,会经常遇到一些身处融资困境的企业,但又不愿意出让股权融资,于是,很容易就达成一笔借贷资金。但这种短期的借贷行为,利率往往会高于目前官方所监控的价格,通常在月利率20‰左右。
  另一种规模较大的资金集结形式是私募基金。
  云杉投资的总裁胡云耿是我国第一批金融“海归”,长期从事资本市场工作,涉足投资银行、金融咨询、基金管理、项目融资等领域。加入正泰后,筹建了初始规模为5亿元云杉私募股权投资基金。有知情人士透露,云杉基金把正泰股东、协作企业和温州众多闲置资金持有者的资金集中起来,用基金管理的专业技术和方法,开展对外投资。


All Right Reserved 昆明民间借贷纠纷律师
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@2020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:13211652275 网站支持: 大律师网